电阻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MM夜不眠三怦然心动-(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7:13 阅读: 来源:电阻箱厂家

“那个......大叔,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看着那个从一开始就只顾着埋头苦“吃”的高大身影,李楚楚觉得沉默得有些不舒服,她努力地寻找话题。

“我叫林......”本想说自己叫林怀生,但是一想到那个真实的梦境,还有眼前无法解释的一切,他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实话了。

“林什么?喔......之前好像你说你叫林怀生,还是林花生的,我记得......”李楚楚用手指点点嘴唇,回想着他刚醒过来的时候说的名字。

什么来着?Shit!还想说把他名字写到小说里面去的。

“我叫张旭。”看着她千变万化的小脸,他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再怎么样,现在都不是说实话的时候,况且按照她的性格,他不认为她会把自己说的话当回事。

“张旭?可是之前你不是说你姓林......”

“你听错了,我叫张旭。”不等她说完,他只能硬着头皮抵赖到底,看她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应该比家里的爹娘还要好骗才对。

果然,某个“很好骗的人”点了点头,附带一声“喔~”

看她似乎相信他说的话,张旭微微一笑,之后继续低头吃他的小米粥,想不到这只小麻雀煮的粥还挺好吃的。

半个小时后

“张旭,你是猪么?”面对着那一个空空如也的电饭煲,李楚楚觉得“救人一命”好像不是什么好主意,特别是那个人不但霸占了你的床,还吃光了辛辛苦苦煮好的粥。

“没办法,楚楚你煮的粥实在好好吃。”摸摸自己的肚子,张旭觉得她做的东西实在很对他的胃口。

“不过......”盯着他那团沾满粥的胡子,李楚楚低下头,“大叔,你考虑过把胡子剃掉么?”

“哈??”没料到她的话题转得如此之快,张旭有些错愕。

“你不把胡子剃掉很浪费食物耶!”像是要证明自己说得没错,李楚楚用手刮下他胡子上面干了的米粒。

她柔软的手指直接触碰了自己,张旭还是忍不住害羞了,想到自己前世有缘无分的未婚妻就站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他的心跳变得有些不规律,黝黑的脸上也浮现了可疑的暗红,还好一脸的胡须掩盖了他的羞涩。

“那个......那楚楚,你这里有短刃或者匕首么?借我剃一下胡子可好?”他首先打破沉默。

短刃?匕首?我还屠龙刀倚天剑呢!

李楚楚只觉得眼前这个大叔不是脑残就是脑即将残,他是从山里面来的么?连剃须刀都不知道?

“算了。”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大侠,你留在这里,我去问阿公借剃须刀。”

楚楚收拾了一下碗筷,交代了一声就出了门。

“大侠?她怎么知道我会武功?”张旭坐在饭桌前,一个人呆呆的自言自语。

十分钟后......

李楚楚匆匆忙忙地跑了回家,气喘吁吁的她扶着门栓开始死命呼吸新鲜空气,她为什么跑那么快,原因很简单,她担心那个在她家待了不到24小时的奇葩。本来她是可以不理他的没有错,但是一想到初次见到他时,他那倒在血泊中的无助的样子,她的心就软了下来。哼!才不承认自己很关心他呢,谁让他一直说自己吵,然后还把食物吃光。她拼命说服自己,肯定是因为同情,对,没错,就是同情。

“楚楚,你还好吧?”顶着一声的绷带,张旭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李楚楚面前,看见她捉着门栓大口呼吸,不禁皱起了双眉。

望着眼前那高大的身影,他那深邃迷人的双眼像是一潭水,水中有自己清晰的倒影,还有他毫不掩饰的关心。

顿时,李楚楚觉得之前她想出来的“同情理论”轰然倒塌。

Drat!他一定要这样看着自己吗?或许是愤怒,也或许是尴尬,李楚楚握着剃须刀的手不自觉紧了几分,然后她大喊一声,

“好得很!”喊完又继续喘气。

“......”

“现在跟我到浴室里面把你脸上那团碍眼的杂草剃掉!”说完便丢下他一个人上了楼。

“楚楚,你可以不要一直看着我么?”坐在小床上,张旭有些不安,从刚刚她用那把奇怪的兵器,额,好吧,是剃须刀帮自己剃完胡子以后,整个人就处在死盯着他的状态。

“张旭,你多大?”

哈?多大?前世的他23岁,可是现在......

他想起稍早前他看过的纸片,“你等等。”拿开床前那个软枕,张旭把那张纸片交给楚楚。

“身份证?”李楚楚对他突然拿出身份证有些怀疑。

“我是刚刚你出门的时候在大厅捡到的,可能是你救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从我口袋里面掉出来了吧。”逼不得已,只能先骗她了。

“这样么?”

“对呀。”瞧她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他觉得她真的太好骗了,随便糊弄两句都能瞒天过海,看来城隍爷之前说柳梅儿天真无邪,在这一世倒也没怎么变。

“那我看看,30岁!”李楚楚真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看他剃完胡子之后的样子,明明就是小鲜肉嘛,哪里有30岁“高龄”,亏她还一直耻笑他是大叔,现在看来,她在他眼里是不是成了欧巴桑了!耻辱,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呜呜呜........她不要啦......

.不过,那双有魔力的眼睛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还在那里眨巴眨巴地看着自己......想到这里,她又有些窃喜。

“楚楚,你没事吧?”张旭不懂她干嘛一下子像是要哭,一下子又像是想笑似的。

“我......我能有什么事?你快躺下睡觉,我去那边睡沙发。”怕被他看穿自己的小心思,李楚楚赶紧避开他灼灼的目光,挠挠头,起身走向离床铺不到一米的沙发。

“你来睡床吧,我睡沙发就好。”想到她一个人窝在小小的沙发里面,张旭有些心疼。

或许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关心,楚楚觉得心里像是开了一朵花,脸上也升起了些许热气,为了掩盖自己的窘迫,她的口气还是凶巴巴的。

“以你的体型,你觉得你是来睡沙发呢?还是来拆沙发?”

张旭听懂了她的调侃,顿时觉得有些沮丧,他只是想关心她而已。

看着那双因为自己而黯然无光的眼眸,配上那张小鲜肉的脸孔,李楚楚觉得她真是罪该万死。反正他是在关心自己嘛,而且,她还蛮喜欢这种关心的,于是她补上一句,

“你的伤还没好,沙发太窄容易扯到伤口,床比较舒服。”

因为她的这句话,张旭整个人像是活了过来,心情更是有些甜蜜感,他望向她的眼光变得比之前更加温柔。

又来了又来了!那种心跳得异常兴奋的感觉!李楚楚就知道这个混蛋是上天派来克她的。

“病人就要快点睡觉!”又是另外一声大吼,然后她用被单蒙住自己的脸,也蒙去了那双让她呼吸困难的双眸。

张旭嘴唇微微上扬,像是很享受她的“咆哮”,他发现每次自己温柔地看着她时,她的脸就会变成迷人的晕红,然后她的尖叫也接踵而来,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如果他未来的妻子就是她,那么,他愿意。

梅州市大埔县做商业计划书的公司

钢筋笼焊机数控智能钢筋笼滚焊机钢筋笼数控滚焊机

临湘承重加固公司

推拿培训佛山热门正骨推拿手法

介休清扫车价格车型有哪些

蚌埠市定做13米半挂饲料运输车厂家

经验忻州园林灌溉PE渗水管批发价格

无尘室株洲液晶洁净室

保定强电管网CPVC电力管优良绝缘性能

花岗石反击式破碎机莱芜移动式反击式破碎机生产厂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