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为什么我不想在网上租衣服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0:44:32 阅读: 来源:电阻箱厂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寒冷的冬天来临的时候,我跟大多数同龄的女孩子一样,觉得我的衣橱开始“闹饥荒”了。

一方面是因为换季,真的想不起来去年是穿什么过冬的,只知道肯定不是裸奔过来的;另一方面,冬天的衣服确实比较贵,再加上便宜的衣服质量不好、款式又不新颖,所以不想买。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穷、但是志不短”吧。

于是机智的我想到了租衣服穿。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听说了“衣橱共享”的概念。怎么共享呢?就是按月交一笔钱,然后在这些共享衣橱平台上靠快递的来回,换衣服穿。用来共享的这些衣服其实大部分都是平台自己买的,只是成为会员的人就能包月换衣。

当我为自己的机智感到窃窃自喜的同时,我就已经打开手机刷刷地下载了三个App:衣二三、美丽租和女神派。

不过我并没有如愿,过上不断有新衣服穿的冬天。

衣二三是目前知名度比较大的一家共享衣橱App,好像年底都在各大活动上面领奖,媒体报道也是铺天盖地。于是我先打开了衣二三,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衣服。

选衣服的流程还是比较流畅的,打开App就有“选衣”这个选项。于是我先勾选了两个维度的选项:羽绒服/棉服、冬季。

仅仅是这两个选项,出来的结果就让我很失落——只有八件在架的衣服。也就是说,如果我交了499元/月的会员费的话,也只能在这八件羽绒服里面选一件快递回家来穿。

也罢,毕竟一个月能换好几次呢不是吗?按照一周换一次的频率,我花499块钱每个月能穿四件不同的羽绒服,一件羽绒服怎么也价值上千元,也是挺值的。

接下来选我穿着的场景,从“职场、生活、社交”这三个场景里我选择了“生活”,竟然只有四件是属于这个场景的。

OK,那我想知道最终选完之后我究竟有几件可以选择。于是抱着最坏的打算,我选择了着装的尺码,暂定为M号或者均码。

还好,还有两件能租的,如下图所示:

但是仅有如此少的选择,不能打动我每个月为这个租衣App掏499元的费用。

抱着不死心的态度,我打开了美丽租的App,体验依然不算好:打开美丽租的包月衣橱,首先提示我的是要先成为会员,不过向下滑动App还是能选衣服的,但只能选品牌、款式和号码。也就是说,我想找羽绒服的话,并不能直接选到想要的款式。

其实在今年年初,我还曾因为采访美丽租而体验过一次租衣流程,只是当时对方寄给我的三件衣服,只有一件披肩能用,另外两件都是尺码偏大,也不适合日常穿着。

同样,年初我使用衣二三的时候也有这样的问题,选定的衣服跟想象有差距,号码也不是每件都合适。

是不是只有我有这样的困扰呢?带着这个问题,我询问了两个使用过共享衣橱的朋友,她们的反馈是:每次选三件衣服,经常只有一件衣服的号码合适,有时候号码合适也不一定能穿,还要考虑衣服上身后的效果。

我问了三个朋友,没有一个人续租的。按理说,我们也是处于22岁到35岁的都市白领女性,正是共享衣橱的目标用户。

看完了衣二三和美丽租,我又打开女神派看了看,也跟前两个App大同小异。

好吧,此刻我已经不想租衣服了。虽然这些平台的衣服很漂亮,款式也很新颖,但是考虑到我要穿着的场合、不同品牌的衣服尺寸差异、以及换衣服的便捷性等问题,我无法确定自己每次能租到什么样的衣服,也就不足以为此买单。

当然,除了在实际选择中遇到的这些问题,还有很多用户对衣服的清洁问题有担忧,我也不止一次在各种社区看到过大家针对租到的衣服清洁问题发牢骚。

虽然衣二三、美丽租们都在写公号普及自己是怎么给衣服做清洁的,但是要在加快衣服的流通速度的同时又要保证衣服的整洁度,其实还是一个很难平衡的问题。

再加上在租衣服的过程中所要产生的快递问题、不同批次租赁衣服的成色问题、女装更新快难以收回成本的问题等等还有很多,共享衣橱现在看起来并不是一门好生意。

共享衣橱是从国外开始火热起来的。

国外有Rent The Runway、Le Tote这样的共享衣橱项目,但它们都是从礼服出租开始做起的,出租一些适合聚会、派对等场合穿的礼服,去年才开始推出包月换衣的服务。

那国外的包月换衣服务做得好吗?似乎也不见得。去年年底,华丽志有报道称,因为包月换衣服务的连续亏损以及公司文化的问题,Rent The Runway连续有好几位高管离职。

中国的共享衣橱最开始的切入点也是礼服,不过中国的用户并不像外国人那样有很多的场合需要穿礼服,这个市场现在做得还不大。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的共享衣橱项目才会更急于推出包月换衣的服务。

FellowPlus的创始人兼CEO郭颖哲认为,租衣平台虽然不能靠租金获取盈利,但是可以变成各大服装品牌、lifestyle品牌的一块重要的广告牌,商业模式具备一定的延展性。

今年年初我采访衣二三的时候也聊到过共享衣橱未来的盈利问题,当时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的回答是可以给品牌商做广告,也可以自己做电商,通过跟品牌方的合作来做一个销售的渠道。毕竟从共享衣橱的角度出发,这些平台已经聚拢了一大批精准的女性白领用户,做电商的话转化率应该会比较高。

不知道是不是共享衣橱不赚钱,我看到现在衣二三已经推出了“可买”的选项,但只有成为会员才能在衣二三上面买东西。这也挺让人尴尬的,万一我就是看上一件衣服,想在这里买,而不愿意成为会员呢?

现在女神派更像是Rent The Runway的忠诚的追随者,上个月底刚刚又开了一家线下店,供用户们到那里去试衣服。不过从门店的图片上来看,出租的还是大多是礼服,这也许就是门店要开在三里屯的原因。

今年三四月份,共享衣橱的这些创业项目集中地获得过一轮融资,但之后就再没有资本的动作了。甚至还有一家做共享衣橱的公司“有衣”在今年4月份上线,9月份就在洽谈被收购的方案了,平台上的衣服也都被低价处理,官网也已经无法访问。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有资本寒冬的原因,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因为衣橱共享还是存在很多难点。

阿米巴资本的赵鸿做了多年投融资,在早期投资领域也有多年的经验了,但是他说自己没有投过共享衣橱的项目,暂时也不会投这样的项目。赵鸿说,做天使投资确实要比其他的投资看项目要超前一些,不过对共享衣橱这个领域,并不看好未来几年用户会完全接受。

其实从这几个共享衣橱的发展方向来看,衣二三的包月租衣现在做得正火热,电商业务也上线了,未来做一个时尚大牌的垂直电商是有可能的;而美丽租和女神派,似乎放了更多精力在礼服出租上,如果未来年轻消费者的生活方式里有了更多的聚会和派对,也能有不错的发展前景。

但严格来说,目前的所谓共享衣橱并不是共享。因为大部分礼服还都是平台自己采购的,其实是B2C的运营模式。这跟共享经济的鼻祖Airbnb的运营模式不一样,Airbnb用户租住的房屋都是房主提供的,因此不会占用Airbnb的过多资金,Airbnb只需要提供好的服务就够了。

B2C的模式让这些公司会有很大一笔采购的成本,而在这些号称大牌服装租赁的服装共享平台,买手们还要去找流行的款式、定最新款的衣服、淘汰落后的款式和旧衣服,这样算来在采购服装上的支出就不是小数目。

光靠会员们每个月499元的会员费,新注册用户包月租还能享受优惠,租衣平台能覆盖运营成本吗?很难说。

万一我交了几个月的会员费,到时候我交钱的平台像有衣一样解散了,不管是退给我钱还是折算给我衣服,我都会很失望。所以共享衣橱这个便宜,我还是不占了。

吉林看白癜风找华山

温州皮肤科哪个医院好一点

齐齐哈尔哪家医院看银屑病好

泸州白癜风医院哪家权威

什么食物会刺激白癜风扩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