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金星称曾到美国遭陷害入狱被中国演员举报贩毒

发布时间:2020-11-17 01:12:11 阅读: 来源:电阻箱厂家

近日,《鲁豫有约》播出最近一期“跨界名嘴的成长路”,金星做客讲述成名往事。节目中,金星自曝在美国的生活,更爆料曾遭同行陷害。以下是节目部分文字实录:

金星(资料图)

金星:我刚才说我小的时候训练挨打,被老师打那是很正常,那是训练嘛,在家不听话,不写作业,淘气被我妈打,撒谎,这也很正常,父母教育孩子很正常的,初次之外,我从小就没跟别人打过架,哪怕我是男孩子的时候,从来没有跟别人打架斗殴啊,不在我的生活当中,别的男孩打架我在旁边看着,我也不拦,我看能打到什么份

陈鲁豫:为什么呀?

金星:为什么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

陈鲁豫:就因为你拿了第一名,看你不顺眼。

金星:不是我拿第一名看我不顺眼,因为我是在同龄人当中,出名太早了,然后那些领导们,单位的领导经常拿我做标杆,经常批评那帮孩子们,说你看你们这帮孩子,不好好练功,你看人家家金星,你看人家跟你们同龄人,老拿我来做标杆,刺激这帮孩子。

陈鲁豫:他们就烦了。

金星:他们就烦了,没见过这个人,天天耳朵就说金星金星金星,听烦了,完了突然之间金星在眼前一晃动,就你,我们打。

陈鲁豫:我们大家听得都。

金星:你说我冤不冤吧。

陈鲁豫:很冤。

金星:冤吧。

陈鲁豫:打的重吗,那次?

金星:鼻青脸肿就出国了,还要到国外去演出,我冤呐,完了就后边,打我那几个孩子被领导都开除了,我说别介别介,他们是孩子,但是我没办法,脸都打成那个样子了,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被打是在学现代舞的时候,去美国之前,同班同学一群男孩子堵到我房间里把我揍了一顿,为什么呀?

陈鲁豫:不知道。

金星:你招人恨呐,这个现代舞班20个学员,只要在媒体

陈鲁豫:他们就更恨你了。

金星:更恨了,当时我是个男孩子,但是其实我的心里跟女孩子一样,女孩子跟我聊天特别好,但他们觉得女孩全跑他房间里边去,其实我们像姐妹一样聊天,做饭吃啊,聊家常啊,谈恋爱跟她们谈,他们就觉得说打,到我房间里来,我说我同学来了,什么事啊,他说金星你不是有咖啡吗,给我们煮点咖啡,我说好吧,给同学一起煮点咖啡,我这边煮着咖啡呢,四五个小伙子,就给我揍了一顿,你说我冤不冤,这是第二次被打,完了我妈就跟我说,我妈说摆脱,别那么冒尖了,枪打出头鸟啊,我妈说这古话说的真对,说你安静点,我说我没做任何错事啊,这是第二次。

金星:第三次在美国,又是被同行,都是同行啊。

陈鲁豫:这回是美国人了,是吗?

金星:不是,中国人,怎么回事呢,我到了美国,完了以后跟我在一起,一个团的一个演员,也到了美国去,我是拿着奖学金的,生活富裕,而且在美国慢慢慢慢又出名,有工资,有房子干什么,他是自己单独出来的,家里花钱了,出来

陈鲁豫:其实有什么呀。

金星:但是呀,是我们说有什么,对,他会觉得很过意不去,完了当时他就用了个小伎俩,就说什么呢,如果我没有按时报到,到美国舞蹈节报到参加比赛的话。

陈鲁豫:你就去不了。

金星:我那个资格就自动取消了,所以6月3号我应该去报到的话,他5月29号他到警察局报说金星贩毒,在美国警察一告诉说你贩毒,管你有没有,你真的是不是毒贩。

陈鲁豫:先要去查的。

金星:先给你拘留起来,对吧,这个拘留你要澄清吧,那最起码两天过去了,他想这么一放出来我可能,我就耽误了我的报到时间,我那个比赛资格就自动取消了,那就我们国内的战友们,演员们就看不见我在美国舞蹈节的风采,他打的这个算盘。

陈鲁豫:结果呢?

金星:我被拘留了,我第二天早

陈鲁豫:又把你抓去了吗?

金星:一个小时以后,那俩警察又来了,一开门还是那俩警察,他说你是不是打电话了?我说对呀,他告了你威胁罪,走,咱们带走。

陈鲁豫:又走了?

金星:又给我带走了,就在拘留所里待了两天。

陈鲁豫:你又签字了?

金星:我不签字了,但是他要调查放在那嘛,完就放着,我也没律师,我是个学生,哪有钱找律师,完就给我放在那了,然后当时的时候那个环境恰巧,正好是,就是歪打正着,那年是本命年,24岁的时候,我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我要马

陈鲁豫:觉得你气场强大?

金星:没有,他说的,我们以为你是中国城的青帮呢。

陈鲁豫:为什么?

金星:因为在纽约有黑社会嘛,意大利黑手掌,然后中国城的青帮。

陈鲁豫:不是,你穿的什么衣服呢?给人青帮的感觉?

金星:没有,我没穿什么衣服,但我穿的笔笔挺挺干干净净的,他们就没见过拘留所进来这么干净的人,跟他们完全是不一样的。完了我就站在那,完全以后那个风扇,他们就把风扇让给我,热呀,我就吹着风扇。这一个画面就成为我那个作品,《半梦》的开幕的第一个画面。

陈鲁豫:就是青帮的那个感觉?

金星:对,我就站在那个电风扇下,就是那个造型,那个风扇吹着,所以在突然间我有画面了,而且我当时想的特别多,我说哎呀,我说我真冤,但是在美国,这个又不是咱们自己的国家,咱法律又不懂,人家要给你错判了,冤判了,太正常了。我这人是绝对是那种,识时务者为俊杰那种,就说的,如果真要给我错判了,在美国监狱里待一两年的话,我干嘛呢,跳不了舞了,但我每天要坚持锻炼身体。美国监狱里边黑人多,波多黎各人多,西班牙人多,那我在美国监狱里,一定要把西班牙语学会。

陈鲁豫:你想得够多的?

金星:我什么都想,胡思乱想。

陈鲁豫:就是你永远不会绝望,你看你最坏的时候,你就会想我下一步干嘛?

金星:对呀。

陈鲁豫:你没想绝望的事。

金星:对呀,我绝对不想绝望,我就认清到底怎么回事?完了后来他们那个,美国那帮舞蹈界一听说金星怎么怎么的,一看说,哎呀,这个人连烟都不抽的人,他怎么会贩毒,怎么怎么的,完了那个法官最后说的,看两个人,一个中国人告我贩毒,完了我说什么事没有,最后法官说的,你们中国人瞎折腾什么呀,结案。完我第二天我出去以后,马

陈鲁豫:赶

金星:赶

陈鲁豫:所以你还是个幸运的人。你翻过头去想,就以你的能量跟你的状态,你真的如果被美国人关起来的话,你会把整个监狱搞的也风生水起,都练舞蹈?

金星:我会的,我会的。

陈鲁豫:跳现代舞什么的。

金星:也不见得,我肯定,反正是不会安分,我肯定折腾得到挺好的。

庐阳癫痫医院哪家好

魏都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叙永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张湾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