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昔日赌神变身反赌大师在津筹办工作室

发布时间:2020-10-15 07:07:25 阅读: 来源:电阻箱厂家

龙祥解密赌博千术。

天津北方网讯:“如果不是年轻时在一场牌局上输了5000块钱,我后来也许不会一直赌下去。”龙祥猛嘬了一口烟,往事如烟浮现眼前。

在赌场闯荡了15年,39岁的龙祥比实际年龄显得老一些。他身穿黑西裤、白T恤,显得儒雅端庄,只是偶尔在思索时,还能在眉宇间找到他当年在赌场时的那股狠劲儿。

龙祥微笑着递过来一张名片,名片的正面,龙祥一袭黑衣,手中拿着两张牌九,旁边写着“著名反赌大师”。

“都是媒体给起的,叫什么我也无所谓了。”不过看得出来,龙祥对这个称谓挺满意。

龙祥当过兵,但他从不参加战友聚会,他不喜欢在战友面前用谎言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在家人眼中,他一直是个成功的生意人。

伪装了十多年,龙祥最终选择从赌池中爬上来,从昔日“赌神”变身反赌人士,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帮助那些仍在赌局中挣扎的人。

“我是在解放自己。”龙祥说。

5000元赌债改变人生

“看好了,两个六,走!”龙祥的手一起一落,骰子翻滚了几下,“两个六”就静静地躺在牌桌上了。无论你想要什么点数,他立刻就能扔出来。任意要“点”,这是“神”级赌徒必备的技能之一。

龙祥的前半生也本应像他掷骰子一样,朝着既定的结果发展,但和同事打的一局牌,却改变了他的人生。

龙祥是天津人,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父母一直希望他能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便把他送到部队去当兵。1998年,21岁的龙祥复员回家,顺利进入一家国企工作,月薪1000多元。“那时候很多两口子都不一定能挣我一个人那么多。”

龙祥所在的厂子晚上需要值夜班,同事们喜欢在宿舍里打牌九消磨时间,龙祥也在一旁观战。看得多了,自然就会了,龙祥开始在牌桌上小试牛刀。“一开始玩的小,一把牌10块20块的,我那时候挣的多,输点钱觉得也没什么。”

等到龙祥玩熟了,小赌注已不再过瘾,他越赌越大,直到一天晚上,龙祥在牌桌上输了5000元钱,他一下子蒙了。

“那可是我不吃不喝3个月的工资啊,我必须要把钱赢回来。”回家后,龙祥不敢告诉家人,而是不停地在桌上摆弄牌九,“我琢磨要是在牌上做记号,我不就稳赢了吗?”最终靠着一副做了记号的牌九,龙祥赢回了自己输掉的钱。

2002年,企业倒闭,龙祥离开了厂子。失去了生活的方向,龙祥将自己的青春赌在了牌桌上,在他看来,赌博远比上班、做买卖来钱快。

在赌场里,他听说了让人只赢不输的千术:掷骰子想掷几点就几点,从背面就能看出牌的点数……龙祥心里直痒痒,他决定去外地找高人取经。

龙祥辗转东北,南下广州,想一边做些生意,一边学习千术,结果千术没学到,钱还被骗子公司骗走了。原本计划在外面漂一阵的龙祥12天后就打道回府了:“我出发时带了4500块钱,回到家只剩80多块了。”

回天津后,龙祥继续扎身赌局,梦想着一夜暴富,却换来了债台高筑。无奈之下,龙祥再次离开天津,前往河北邯郸。临走时,他暗自发誓不混好了绝不回来。

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龙祥身上只有2元5角钱,他曾在邯郸北站的一条长椅上坐了整整一宿:“我当时想了很多遍,我的一生该怎么办,做生意?没本钱。去上班?钱太少。我觉得我的人生不应该就这么点儿背,我不想碌碌无为地过。”

身处异乡,龙祥也想过一些挣钱的路子,他试过承包收割机割麦子,可挣的钱还不够给“麦客”们开工资。

为了节省生活开支,龙祥住在最便宜的旅店,5元钱一张床,10元钱一间屋子。到了晚上,会有一些客人在旅店的院子里打麻将,龙祥是这里的常客,因为他要靠麻将赢钱来维持生活。在麻将桌上,龙祥认识了他的第一个师父。龙祥听人说,师父会千术。他便向师父求教,开始学习千术,从此时起,他把赌博当成了自己的职业。

成为“职业赌徒”的龙祥,开始游走于全国各地的地下赌局,也认识了更多的师父:“谁会千术,我就找谁软磨硬泡,一起待熟了,人家口袋里的东西就能倒给我点儿。”取百家之长,谙熟了各路江湖千术的龙祥很快在业界有了“赌神”的称号。

赌博让自己变成双面人

虽说在赌局上,分分钟就能挣到一个普通人一年的工薪,但赌局的风险却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龙祥解开衬衣扣子,指着他胸口上的一条白道,这是一名赌徒用水果刀给他留下的“礼物”。他又伸出左手,手背上有一块明显的疤痕,这是他用手挡下别人扔来的啤酒瓶得到的“纪念品”。

赌局中最大的危险就是“出千”被人发现。一次在北京,晚上10时开局,龙祥和朋友玩到第二把的时候就被人察觉到了,对方立刻拍桌子动手。龙祥的朋友手被打折、头被打破。

“其实我们刚到时就觉得这个场子不安全,但既然来了咱们也不能站在一边看吧,只能硬着头皮上,咱要是玩都不敢玩,别人就会说咱们怕事,以后在圈里没法混。”龙祥说,赌博这个行当只有金钱利益,没有一点儿人性,就算平时有私交的人坐在赌桌上也会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动干戈。赌场无亲情。

龙祥在赌局中遇到过很多次“出千”被人察觉的事。尽管内心很忐忑,但表面上他总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用气场把他们压住,这招很奏效,你想,一个外地人,敢玩这么大的赌局,还这么气定神闲的,他就不知道你水有多深。”

对龙祥而言,在赌局中挂点彩不算什么,麻烦的是赌博对他健康的摧残。他摸了摸脑袋,曾经乌黑浓密的头发没有了。他还患上了严重的偏头痛,晚上经常疼得睡不着觉。“医生给开了头疼药,规定我一天只能吃2片,而我现在每天吃8片。”仅在采访过程中,龙祥就吃了两回治头疼的药。

龙祥一般顾不上家人,一年到头,他能回家两三次就算是不错了。而龙祥的家人对他“赌神”的身份毫不知情,多年来,龙祥一直对父母谎称“在外做化工原料生意”。

龙祥也尝试过“转型”做买卖。2008年,龙祥真的在天津注册了一家化工原料公司,虽然投入了不少资金,但公司最终亏损严重,干了不到一年,龙祥就再次回归老本行了。

有意思的是,家人还是最近几年通过媒体报道才了解到龙祥以前在做什么。对家人欺瞒那么久,龙祥表示自己也很累,他说自己是双面人:“在家我总笑呵呵的,在父母面前做个好儿子,而在外面我少不了吹胡子瞪眼睛,在兄弟们面前做个好大哥。”

2011年,龙祥正式离开了赌博圈。他说自己确实累了,想换个活法。

在反赌中找到人生价值

在赌博圈里风生水起的“赌神”龙祥突然宣布退出江湖,这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

2011年,龙祥回天津看望一位故友,两人多年前相识于赌局,再见面时,朋友已经倾家荡产,朋友的遭遇对龙祥触动极大。

“赌博真的是很坑人,赌博不是我年轻时候的梦想,也不是家里人想要的,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我不能骗他们一辈子。”龙祥决定回到正常人的生活。

龙祥离开得很坚决,他重新做起了正当生意,想和自己的过去一笔勾销。但每当龙祥看见身边有人赌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时,他觉得自己还是离不开“赌”:“我是最明白赌局里那些猫腻的人,我得做些什么。”

于是看到身边有沉迷赌博的人,龙祥总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劝说,为他们解密千术:“你有再多钱,碰上老千都得输光。”

被劝说回头的人越来越多,龙祥感到了自己的价值,他决心做一名职业反赌人。2014年春节期间,他在石家庄成立了一家公益反赌工作室:“家里人对我很支持,他们希望我多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

龙祥的工作室不大,只有4个人,一个司机、一个助理、一个网络工程师和他自己。但慕名而来的人来自全国各地。

有名河南的小伙子,在牌桌上输了几十万元,他的父亲也因此气得生了重病。家人把小伙子送到了龙祥的反赌工作室,龙祥为他去掉了嗜赌的心魔。“我非常感谢龙老师帮我戒赌,我的父亲刚刚过世了,但我不遗憾,他临走前已经知道儿子戒了赌,他没带着遗憾走。如果父亲走时,我还是个赌徒,我这一辈子心里都过不去。”这名小伙子后来的一番话让龙祥感动了许久。

龙祥帮人戒赌有自己的一套法子,他的一个“疗程”大约持续一周,前几天主要是和来访者谈话,了解他的家庭环境、个人情况,讲解赌博的危害。“谈话主要是吊胃口,很多人是冲着我解密千术来的,但我迟迟不给他们看,等他们心气儿下来了,我猛地把各种千术抖出来,他们的心理防线就会彻底崩溃,他们会深刻地明白,十赌九输。”龙祥把赌徒们看得很透彻。

“疗程”最后,龙祥都会让来访者写一篇感悟,回顾过往的点点滴滴,写完后自己大声读出来。很多人读着读着就放声大哭,龙祥就由着他们发泄情绪,等来访者收拾好心情,想明白未来该怎么做了,就可以离开了。

不过,龙祥直言,来10个人能有一半最后成功戒赌他就很满意了,毕竟赌瘾很容易反复。龙祥说:“戒赌既需要自制力,也需要社会和家庭的支持。”

龙祥反赌也并非一帆风顺,刚开始在网上公开解密千术时,就有人直接打电话过来警告他不要继续解密,说弄得大伙儿都没饭吃了,到时谁都好不了。龙祥满不在乎:“我在赌场十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我的电话、地址就在网上,有意见欢迎来找我。”

后来,反对的声音渐渐淹没在点赞支持的洪流中,随着龙祥的反赌事业越来越有人气,他也成了知名反赌人士。形象上质的转变,让龙祥觉得,终于有颜面见江东父老了,回天津的时机到了。

最近,龙祥一直在为天津反赌工作室的选址东奔西走:“我这辈子都跟赌博打交道,前半辈子赌,后半辈子反赌,也算是浪子回头吧。”

反赌5年,这期间也有不少老赌友想再拉龙祥下水,他都婉言谢绝了。他希望自己就站在赌池边,想跳下水的他会尽力挡住,想上岸的他就努力拉一把。

武汉治疗耳鼻喉的医院哪家好

贵阳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早泄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