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昔日花炮之乡不再提心吊胆

发布时间:2020-10-15 05:00:37 阅读: 来源:电阻箱厂家

建材厂花费百万元引进了机器人,相当于数十个人的速度。

曾经的花炮厂变成建材厂,但也遭遇环保问题挑战,通过不断改善,如今符合标准。

因为销路问题以及政策限制,600万块砖头滞销,堆满了厂区。

村民将曾经制作花炮的厂房改成羊棚,成为养殖大户。

村民将羊粪收集做成肥料,对外销售增收。

中安在线讯 据江淮晨报报道,巢湖市散兵镇曾经是“花炮之乡”,镇上很多人都是自小做着花炮长大的。2013年底,巢湖市花炮企业集体退市,如今4年过去了,这里的人们转型之路走得怎样?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

历史:昔日是坐在“火药桶”上赚钱

不少外地人之所以知道巢湖市散兵镇,就是因为“散兵花炮”。自古以来,散兵镇就是著名的“花炮之乡”,烟花爆竹产业曾是该镇发展的重要支柱,镇上随处可见花炮生产企业。

据了解,2004年前,当地生产经营的模式几乎是清一色的家庭作坊式。之后,当地进行了工厂化改造,由家庭作坊式生产升级为工厂化生产,共有生产企业123家。散兵镇村民杨艺是“跟着父母做花炮长大”的一代人。他告诉记者,其他农村孩子放假帮着家里干些农活,而他和小伙伴们则是帮着家里做花炮。“高中毕业后,也不用想去找工作,直接子承父业,和家人一起从事从小就会做的花炮工作。”杨艺称,做花炮收入还是不错的,一年能赚好几万元。

“不过做花炮太危险了,在组装中,火药四处散乱,一不小心房子可能就没有了。”杨艺说,由于安全意识不足,村里也出过几次事故,每年都会听说有人被炸死炸伤、房子被炸毁。“尽管花炮生产事故频发,但毕竟花炮属高利润产品,大家都坐在‘火药桶’上赚钱,很少有人愿意主动转行。”

花炮企业逐步退市,最主要就是安全问题。据了解,从2008年二轮换证至2012年4月份,巢湖市发生了12起烟花爆竹安全生产事故,死亡10人,造成极大的损失。

改变:退出花炮产业,转型各显所能

2008年,在全省统一要求下,散兵镇花炮企业进行了标准化改造,企业剩下52家。2010年10月,安徽省出台相关文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有序退出工作正式开展。到2013年底,散兵镇没有一家花炮生产企业。至此,散兵镇的人们彻底告别了祖辈传下的这并不安全的事业。

转型总是伴随着阵痛。今年50多岁的江安义,2004年曾建立了一家花炮厂。鼎盛时期,工厂里有数百名工人,年产值达到1亿元。“如果六七年前你告诉我,要我放弃做了几十年的花炮而转行,我会说你疯了吧。”江安义说。

江安义称,2012年,他关闭了自己的花炮厂,那时感觉一下子“断了财路”。然而,经过短暂的调整,他和其他4家退出的花炮厂一起转型,做起了建材生意,以生产新型环保红砖为主。“虽然效益不如以前,但是挣的钱安全,心里踏实。”

在汪益民的养殖场标牌旁,曾经的花炮厂字迹还隐约可见。在退出花炮生产后,汪益民转型从事特色养殖,自己从网上学习养羊技术,曾经的花炮生产车间变成了饲料仓库,曾经的花炮组装车间也改造成了羊棚。

如今,汪益民的养殖场里有上千只羊,每只羊可以卖六七百元,同时羊的粪便也可以作为肥料,有人专门回收。“如今只用心养羊,而不担心安全,不会再有在花炮厂干活时的那种担心和惊恐。”汪益民告诉记者。

据了解,在转型工作中,巢湖市政府还出台了《关于全市花炮企业转型发展的若干意见》,从发挥区域建材产业、山水资源、林地山场和渔网产业四大产业优势方面,引导花炮产业转型发展。

瓶颈:缺技术、缺经验,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你们现在站的地方,曾经就是一家花炮厂。”江安义告诉记者。记者在厂区里看到,曾经的花炮车间已经变成红砖堆放库,数十名工人正在将生产好的砖摆放好,叉车路过时,还会卷起一些尘土。

“转型前3年,没技术、没经验,生意特别难做。”江安义告诉记者,与技术相比,最难的是面对环保部门的检查。为了符合标准,他两年花了数百万元用于环保设施建设。但是随着环巢湖生态建设,对于建材厂的环保排放标准不断严格,江安义面对着更多的困难。

此外,为了杜绝违法开发行为,合肥市在巢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获批和巢湖流域水环境一级保护区具体范围划定前,停止审批范围内各类建设项目,这对建材厂的生意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砖的销售半径就在50公里范围内,超过之后,运费成本太高,所以现在销路也成为了问题。”江安义指着厂区内堆放的红砖,铺满了大片空地,已有一人多高,“目前,滞销了近600万块砖。”

散兵镇镇长向旭升告诉记者,在3年前转型过程中,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建材和特色养殖。但是近两年,随着环巢湖生态环境保护力度不断增强,散兵镇正处于环巢湖畜禽养殖业的禁养区,对已经发展、投入大量资金的养殖户来说,遭遇到最大的挑战。

“当初,农户退出了花炮,不少选择了特色养殖,目前镇里共有50多户养殖大户,小户更是不计其数。”向旭升称,对于与禁养区冲突,目前尚未强制要求养殖户退出养殖,但是对于养殖户以后的发展出路,他们正在积极研究中。

对策:瞄准沿湖生态休闲农业

记者在散兵镇多个农户家走访时了解到,如今除了很多人手上在做花炮时留下的疤痕,已经看不到任何“花炮之乡”的痕迹。这里的人们从最初的抵触,到开始同巢湖市其他乡镇一样,在绿色、环保中寻找致富之路。

距离散兵镇不远的槐林镇是中国渔网第一镇,如今通过槐林镇的渔网制造产业辐射,散兵镇大力发展渔网制造。虽然产值小,但是覆盖面大,能够大量解决花炮退出后的就业问题。其次,通过安徽中医药大学的专家调研,在散兵镇发现170多种药材,其中147种是常规药材。“充分利用土地资源,将引导村民发展药材种植,采取公司+农户的方式经营药材。”向旭升说。

丧失了一个特色产业和殊荣,是缺憾吗?向旭升认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丢弃一张“老名片”,将打造散兵镇体验式旅游的“新名片”。

“位于巢湖边的散兵镇,有山有水,所以未来瞄准沿湖生态休闲农业,发展观光旅游和体验旅游,目前正在建民宿,打造养老休闲小镇。”向旭升介绍道,“花炮之乡”渐成过去,第三产业将成为散兵镇的经济支柱,全镇经济结构将变轻、变高、变绿。

晨报星级记者周坤文/摄

河南专业治疗肾病怎么样

中医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专业白癜风医院

成都治早泄的医院的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