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寒秋南来袭空谷梅山殿外觅镜台

发布时间:2020-06-22 12:02:32 阅读: 来源:电阻箱厂家

寒秋南来袭空谷,梅山殿外觅镜台

秋天来的不知不觉。

你看,那些睡莲,都换了新的叶片了,懒懒的浮在水面上,水里可比风里暖和?夏天里才风风火火长绿的种植的草啊,又要面临秋的风霜了,这些离家的孩子,可还活得过这个冬天么?树啊,该落叶的,也都落尽了,留也留不住,毕竟,这是生物在自然界生存所要遵循的法则;不需要落叶的树儿,在日渐猖獗日渐清冷的风里,抖掉些旧的衣裳:黄的,红的,落了一地。有些情人们在树底下幽会,唱着或快乐或忧伤的歌谣,是感念树叶,还是感怀生命哦?

然而寒秋,还是不可逆转的来了。

行人窝缩着行走街头巷陌;风卷落叶,一并卷起点点风沙,或者尘埃,或者白色的垃圾;车辆也都在风里行色匆匆;鸟儿呢?不见了鸟儿南飞了。这已经是南国了,它们再南飞,又飞去哪呢?海边还是另一个更加温暖的国度?古语说狐死守丘,这些鸟儿,可会依恋故国哦 ……

依恋什么?有什么值得依恋的?

但毕竟还是会依恋的。不是么?

天,渐渐的高起来了,没有了夏日里悠闲的风云变幻,只觉得陌生和高不可攀,既而又想到高处不胜寒。寒冷,可是因为天变得高了的缘故呢?

菊花,看着看着开了一园子,前天还是花苞,昨天还是零星几朵,今天,就呼啦啦的簇拥着开了一园子,那么热闹,赶赴一场盛会似的急不可待。鲜艳而明亮的颜色的花瓣,是自然赋予她们最美丽的衣裳。无论人类再怎样效仿,也只是效仿罢了,那样的美丽,只属于花,只属于自然,不可亵渎,无法翻版。花有花的美丽,人有人的幸福。

花是花,人是人。

花非花,人非人。

那到底是什么?

也许这就是命。花是花的命,人是人的命。 天道如此么?

何为道呢?

佛曰:不可说。

我们没有佛祖悟道的修为,所以我们总是追问啊追问,我们对生命对生活对人对事都不能破除孽障哟,于是烦恼应运而生,于是陷入各种轮回不得解脱。

什么是解脱?

没有解脱。

“解脱”也是一个心念罢了。没有使用“解脱”这个语言的时候,解脱只是解脱,也并非就是解脱,它就是它,它也不是它。 到底什么是什么呢?

迷糊了。

人学不来花,花可以兀自灿烂的开着,无关人类的眼睛是否注意到它的美丽,它为着自己美丽着。——但美学上说,离开了人类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审美主体,美就是不存在的。我听着这句话好象在听说:离开了人类地球就不转了一样的可笑。——于是我开始相信,科技是误入歧途的。

是某个博大的外物创造了一切的一切。这个外物是什么呢?佛家的禅机也许业已说明,道家的博大深奥的道也许也可以说明,西方人说上帝造物造人,伊斯兰教却崇拜他们英雄的祖先流落的精神文明。 有怎样的文明就有怎样的认识存在的眼睛。但是无论眼睛是什么颜色,无论眼睛着什么样的文化外套,无论思维怎样理性或者感性,符合逻辑或者有悖逻辑, 存在的已经存在。

花也好,树也好,鸟也好,人也罢,人类所谓的“寒秋”一词或者说这种状态是切实的可以被感知了——只因生命存在,外物才被感知么? 生命既是生命的生命,也是自然的生命。 存在却是无可撼动的非主观的存在。

秋来了,风紧了,叶落了,不久必然又是天寒地冻了,原本如此,自然如此,生来生外生前生后永远如此,不是么?

青岛海钓

贵州无缝管

膏药布

相关阅读